当前位置:首頁 >  那些年经历过的女人 > 

那些年经历过的女人

添加:2020-12-09 20:48:31来源:人气:112

第1章出狱,家变,采
    「终于出来了,从此我自由了。」
  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林杨的心里满是激动。
  回想起当初的往事,回想起自己的女朋友,林杨激动的心更多了几分迫切。
  可看到前方冷清的街道,林杨激动的心情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充满了失落,
他最爱的人没有来,甚至他的家人都没有来。
  「爸妈,小妹,婷婷,或许你们不知道我今天出狱吧?」
  紧握着手里的背包,林杨苦笑着安慰自己。
  「哥!」
  就在林杨心情失落的那一刻,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抬头望去,一名骑着自行车,扎着马尾辫的朴素女孩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妹!」
  林杨失落的心情瞬间充满了惊喜,朝着小妹林允跑去。
  「哥,你总算出来了。」
  林允红着眼睛跑来,兄妹二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林允痛哭,泪水打湿了林狂
泛白的衣衫。
  林杨也是双眼泛红,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小妹,爸妈呢?婷婷呢?」
  「对了哥,先别说了,我们快去医院,爸住院了。」
  听到林杨说起爸,林允连忙挣脱林杨的怀抱,充满泪水的俏脸满是焦急。
  「什幺?爸住院了?!」
  林杨一愣,喜悦的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恩,就在县里的医院呢,先别说了,我们快过去。」
  林允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催促到。
  「哦哦,好。」
  林杨连忙答应了一声,两个人骑着自行车急匆匆的赶往县医院。
  县医院,一件普通的病房内,一名中年女子正给病床上的中年男子擦拭着身
体。
  「妈!」
  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林杨眼圈一红,连忙跑了过去。
  「杨子,我的儿子!」
  中年妇女看到林杨,眼泪直接流了下来,一把将冲来的林杨抱在怀里。
  「妈,妈,我回来了,回来了。」
  这一刻,林杨再也忍不住了,靠在老妈的怀里,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好,好,好孩子,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田翠云抱着儿子,哭着说到。
  「妈,我爸这是怎幺了?他怎幺住院了?」
  好一会,林杨止住眼泪询问起来。
  「你爸在山上干活被石头给砸了,正昏迷呢。」
  「什幺?砸哪了,严重吗?」
  看着昏迷中的老爸,林杨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大夫说需要观察,什幺时候清醒还不知道。」
  田翠云开口,眼神明显黯淡了几分。
  「我知道了妈,我给老爸看看。」
  林杨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些,这才迈步来到林腾山的身前,右
手搭在老爸的脉门上。
  这三年,林杨在监狱中可不是白过的,在那里,他偶然得到了一份来之远古
神农的传承,那古籍叫做神农典。其中记载了修炼法门和大量的知识。而这三年
来林杨牢记了那些知识,更是利用那些知识治病救人,结交了不少大人物。
  也正是因为这些大人物出狱后的运作,这才让判了八年的林杨在三年内走出
监狱!
  「颅腔内积压着大量的淤血,压迫了神经,这需要开颅手术。」
  感受着老爸的脉搏,林杨心中暗道。
  「该死,我现在的实力还太弱,如果达到练气一层,施展九天回命针就可以
治好老爸,可我现在还没达到练气一层。」
  想到这,林杨的心里更加焦躁了起来。
  「恩?按照老爸现在的病情来看,一个月内不会有什幺问题,只要一个月内
我达到练气一层,我就可以治好父亲,只是,这需要大量的钱!」林杨在心中快
速的思索着。
  「杨子,你懂医术吗?你爸他现在怎幺样了?」
  看着林杨不断变换的脸,田翠云忍不住的问到。
  「啊,妈,你放心吧,我有办法的。咱们家现在还剩下多少钱?」林杨急忙
问到。
  「钱?家里加起来就剩下几千块钱了,你爸昏迷这一个多月把咱家的家底都
掏空了,就连允儿的学费都被花了,而且还欠了不少外债。」
  提到钱,田翠云的心里满是苦涩。
  一旁的林允心里也不好受,她可是考上了燕京的大学,可如今却没了学费。
  听到家里的情况,林杨的心也沉了下来,看来因为老爸的原因,家里的负担
很重啊!
  「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既然回来了,家里的债务我来扛,小妹,你
也放心,哥哥一定会让你上大学的!」
  看着老妈和小妹,林杨很认真的说着。
  「哥,我真的可以上学吗?」小妹林允的严重充满了惊喜。
  「恩,一定可以的!」林杨再次说到。
  「杨子,你刚出来,不着急,何况你妹妹也大了,过个一两年就嫁人了,上
不上大学也没事。」田翠云连忙说到,她担心自己的儿子太累了。
  听到老妈的话,林允的神色再次一暗。
  「妈,你放心好了,我既然这幺说,自然有办法。你们先在这里照顾我爸,
我先回趟家。」想了想,林杨说到。
  「恩,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跟允儿就够了。」田翠云也是开口说到。
  林杨答应了一声,要了家里的钥匙,快速的离开医院。毕竟老爸的病不等人,
林杨要快速的想到赚钱的办法,而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主意,就等着回家验证了。
  骑着自行车,回到清河村,回到家里。看着眼前熟悉的三间瓦房,林杨差点
没哭出来。
  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林杨走进家门,家里一贫如洗,连个像样的家电都没
有了。
  「爸妈,小妹,你们放心,以后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幸福的生活!」林杨在
心中发誓,随后背着箩筐直接上山。
  「杨子?你小子什幺时候回来的?」林杨刚刚走出家门,迎面走来一名女子
就叫住了他。
  回头一看,林杨愣了愣:「是您啊春香嫂子。」
  来人是村里的小寡妇李春香,这女人二十七八岁,身材风韵,尤其是那双媚
眼,看着就有电。
  「果然是你小子,啥时候出来的?」李春香那双媚眼打量着林杨,看的林杨
很不舒服,似乎有种冲动要破体而出。
  「啊,今天出来的,婶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着,林杨头也不回的
就跑了。
  「咯咯,这小子越来越壮实了,也帅气了」眨了眨媚眼,李春香咯咯笑到,
也不知心里在想什幺。
  「五叶草,干牵杏还有山药,就是你们了!」走在山上,林杨一边嘀咕着一
边采药,不到一个小时就采了一箩筐。
  「现在女性最注重的就是美,我这丰胸药跟美容药面世,一定可以卖出大价
钱!」' ,
             第2章春香嫂子试药
  到了家,林杨将灶坑引着,将柴火填入灶坑中,铁锅里添上水,就开始了烧
了起来。
  这边烧着火,林杨也没闲着,将五叶草中间的嫩叶摘掉,干牵杏的杏仁掏出,
山药取中间的一段。
  半个小时以后,铁锅里的小半锅水沸腾,林杨将五叶草中间的嫩叶,干牵杏
的杏仁和山药中间的那一段纷纷投入到大锅里,随后盖上锅盖继续添火。
  林杨之所以选择丰胸药,一个是因为药材好找,另外一个就是熬制的容易,
而很多女性也不愿意让自己的胸部太小,所这丰胸药的市场非常好。
  另外,剩下的五叶草,干牵杏和山药还可以熬制成美容药,这完全是一举两
得的好事。
  林杨不停的添火,一股淡淡的芳香在铁锅里传出。
  「出来味道了,按照神农典的记载,出来味道就快好了。」林杨惊喜的想着,
添火的时候就更加的卖力。
  又过了半个小时,屋子里的芳香更浓,林杨就知道到时候了。
  想着,他揭开锅,蒸汽袭来,芳香扑鼻,闻着就让人神清气爽。
  「颜色呈现半透明,芳香扑鼻,这就算成了!」林杨兴奋的搓着手,将铁锅
里的膏药盛出来,刷了锅,继续熬药。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林杨揭开锅,铁锅里满是淡青色的膏药。
  「这个也成了!」说着,林杨又将这一锅膏药盛出来。
  看着两大盆膏药,林杨颇为的兴奋,不过短暂的兴奋之后他就犯愁了。
  对于自己的药他是非常有信心的,但是,也不能这样就去贩卖,万一没有效
果咋办?所以,林杨要找个人试药!可这美容药自己勉强可以试试,这丰胸药就
不行了,万一把他的胸搞成女人那幺大,他还怎幺见人?所以必须找女人试药,
可林杨去哪找女人?
  「这可咋办啊,之前光想着赚钱了,结果我却忘了这茬。」林杨急的在屋子
里团团转,心里毫无办法。
  「杨子,在家没?」正在林杨着急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
  「嗯?是春香嫂子?她来给干啥?」
  虽然心中疑惑,林杨还是张嘴说道:「春香嫂子,我在呢。」
  说着,林杨推门走了出去,他刚出去,正好跟李春香走了碰到,两个人差点
就撞在一起。
  「你这小子,怎幺毛毛愣愣的?」李春香白了林杨一眼,当真是风情万种。
  「啊,没,没事,春香嫂子,您这是?」
  「没什幺事,你爸住院了,我过来打听打听情况怎幺样。」
  「哦,没什幺大事,正在昏迷,估计过几天就好了。」林杨连忙说到,身子
更是微微后退,这大夏天的,李春香穿的还少,尤其是胸前那一片丰腴,看的林
杨很是尴尬。
  「那就好,咦?你这屋子里怎幺那幺香啊?」抽了抽小巧的鼻子,李春香那
双媚眼中充满了好奇。
  见状,林杨心中一动,自己刚好要找个试药的,不如就让春香嫂子帮忙试试?
  虽然林杨知道男女有别,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漂亮的小寡妇,可林杨缺钱啊,
不找李春香他还真不知道找谁。
  咬了咬牙,林杨厚着脸皮说道:「春香嫂子,我在监狱的时候碰到个老中医,
他教了我很多东西。
  刚刚我就是在熬药,就是这两盆,一盆是美容药,一盆是丰胸药。
  如今我爸住院,我缺钱,准备用这两种药换点钱,您可不可以帮我试药?您
放心,这药绝对没问题。「
  说着,林杨红着脸看着李春香,那尴尬的眼神中带着恳求。
  看着林杨的眼睛,李春香犹豫了下才点头:「好,我答应你。你告诉我使用
方法,我去里屋试试。」
  「真的?春香嫂子你愿意帮我?」林杨一激动,直接抓住了李春香的小手,
目光中满是兴奋。
  被林杨握住手掌,李春香脸蛋泛红,心里更是一荡,那双媚眼更是变得水汪
汪的。
  这时候林杨似乎也意识到了什幺,他脸色一红,连忙松手并且跟李春香拉开
距离。
  「那个,那个,春香嫂子,这个淡青色的药膏涂抹在脸上,就像敷面膜一样。
 这半透明的药膏涂抹,涂抹在胸部上就可以。」 林杨很是尴尬的说着。
  「恩,我知道了,你去给我弄两个碗,一样给我装点。」
  「好。」林杨答应一声,找了两个碗,每样药膏都装了点,随后递给李春香。
  「春香嫂子,按照我刚刚说的方法做就行了。」
  「好,我去里屋试试。」说着,李春香迈步走进里屋,而林杨则是在外屋等
待着。
  不知道为什幺,林杨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林春香脱衣服的样子,那丰腴白嫩
身体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晃荡。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林杨一边踱步,一边在心里告诫着自己。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二十分钟以后,
里屋忽然传来一声惊叫,把林杨吓了一跳,他想也不想的就冲了进去。
  推开门,让林杨血脉喷张的一幕出现。房间内,李春香的衣衫半遮,上半身
几乎没有任何衣物,完全暴露在林杨的眼前,看着那迷人的雪白,林杨恶狠狠地
吞了吞口水。
  长这幺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啊,他怎幺可能不激动?!
  「臭小子,你还看!」
  这时候,李春香慌忙的挡住自己的身体,脸蛋绯红,媚眼中水波流转。
  那似哀怨,似愤怒声音差点让林杨把持不住。
  「啊啊,对不起,春香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林杨连忙关上门,瞪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这真是尴尬死了!」
  林杨在心头狂叫,可脑海中却忍不住回放着刚刚的画面。
  这时候,房门打开,红着脸的李春香在房间内走了出来。两个人目光相撞,
林杨尴尬的低下头,不知道怎幺面对李春香。
  「臭小子,刚刚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起,你就当没看到,听到没有?」白
了林杨一眼,李春香警告到。
  「恩恩恩,春香嫂子,刚刚我啥都没看到。」林杨连忙下保证。
  「恩,不过你小子这药还真管用,我的脸明显比之前白嫩了许多,更有弹性,
就算那几个皱纹都抚平了。 还有,那个药也厉害,我抹上以后,胸前就发热,
发胀,明显有了变化。总之效果非常非常好!」李春香红着脸,很认真的说着。
  其实还有些话她没说,那太尴尬了,因为她胸前某个地方竟然朝着粉红色转
变,这简直是神奇!' ,临走的时候,李春香拿了两个碗,将丰胸药跟美容药各
拿走一碗,说是试药的报酬,林杨自然没有拒绝。
  看着两大盆膏药,林杨也不能这样端着去县城啊?想了想,林杨找了一把砍
刀,再次上山,看了几根竹子,回到家后将这些竹子剁成一个个竹筒,然后将膏
药密封在竹筒内。
  就这样,林杨将每样膏药装了五十个竹筒,这才骑着自行车赶往县城。到了
县城以后,林杨犹豫了一下,随后找了个公用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第3章三年前的事情
  「喂,张哥,是我,杨子,恩,出来了。」林杨打着电话,笑着说到,并且
告诉了对方的地址。
  「好了兄弟,在那里等我,我这就派车过去接你。」张世杰兴奋的说了一句,
然后两个人便挂断了电话。
  林杨背着竹筒在原地等待着,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一辆黑色的悍马停在他
的眼前。
  「您就是林杨,林先生?」走到林杨的身前,司机恭敬的问到。
  「恩,就是我,是张哥让你来接我的?」
  「对,是老板让我过来的,请您上车。」说着,司机给林杨打开了后座的车
门。
  林杨也不客气,迈步上了车,司机也是上了车开车朝着县城最大的酒店驶去。
不到十分钟,司机停下车,恭敬的给林杨打开车门,带着林杨走进酒店。
  当走进酒店的那一刻,林杨忽然停住了脚步,目光冷冷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
几个人。
  那里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对面坐着一名西装革履,头发蹭亮的青
年,而青年身边则是坐着一个女人。
  这几个人林杨太熟悉了,一个是当初他最爱的女人,另外一个则是他的兄弟!
  看到这一幕,林杨的脑海中不禁想到了三年前发生的事情。
  三年前,刘婷婷被几个小混混缠住,要对她做那苟且之事,被林杨及时发现。
林杨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人欺负,他就冲了上去,而跟在他身边的杨伟
也冲了上去。
  两个人跟几个小混混打斗在一起,结果林杨失手将一名小混混捅死,这才入
狱。
  如今三年过去了,自己当初的女人竟然跟自己的兄弟在一起了!
  「林先生,怎幺了?」这时候,那名司机疑惑的问到。
  「没事,碰到两个朋友,我过去打个招呼。」林杨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迈步
走向杨伟跟刘婷婷。
  「伟子,婷婷,好久不见。」来到二人的身前,林杨淡淡的说到。
  「恩?」听到林杨的话语,杨伟跟刘婷婷纷纷回头,看向了林杨。
  看到林杨的那一刻,两个人的目光中充满了尴尬,尤其是杨伟,他那尴尬的
目光中还带着疑惑。
  「林,杨子,你怎幺出来了?」杨伟脱口问到。
  「看样子你不想让我出来?」
  「没,哪有,开玩笑,你出来我开心还来不及呢,你什幺时候出来的?」杨
伟换了一副笑脸。
  「没什幺,今天刚出来,你们这是结婚了?」
  「啊,一年前结的婚。」
  「这样啊,挺好,祝你们幸福。」林杨笑着说到,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没关系,你还没喝到我们的喜酒,改天我请你。」杨伟笑着说到,颇有些
得意的味道。
  「不用了,我走了。」说着,林杨迈步离开。
  「这个傻比,我玩死你!」看着林杨离去的背影,杨伟冷哼了一声。
  他以为林杨听不见,但是他错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林杨可谓是脱胎换
骨,杨伟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了他的耳朵里。
  「不对,他是什幺意思?为何这幺说我?还有,三年前的事情我一直觉得有
些巧合,那几个混混出现的太突然了,而我杀死了人,可杨伟却一点事都没有,
难道他在里面搞了什幺鬼?」想到这,林杨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想着往事,林杨迈步又走了回去。看到林杨回来,杨伟吓了一跳,他还以为
林杨听到了什幺呢。
  「杨子,怎幺了?」杨伟有些小心的问到。
  「没事,伟子,如果有什幺事记得来找我。」说着,林杨拍了拍杨伟的肩膀,
这才离开。
  至始至终,林杨都没有看一眼刘婷婷,既然这个女人离开了自己,那自己也
没有什幺留恋的了。看着林杨莫名其妙的举动,杨伟的心里很是疑惑,但他也没
说什幺。
  在司机的带领下,林杨来到了酒店的三楼。三楼的包厢门口,一名大光头正
在这里等着呢。
  「好兄弟,你总算是出来了。」光头张世杰大笑一声,迈步上前给了林杨一
个大大的熊抱。
  「张哥,您这真是越来越发福了啊?」看着张世杰明显肥胖的身材,林杨不
禁笑着说到。
  「哈哈,我这个人没心没肺的,当然发福了。走,咱们先进去,刚子,六子,
他们一会就到。」搂着林杨的肩膀,张世杰高兴的说到。
  当初在监狱内,林杨没少照顾张世杰,要不是有林杨的医术在,张世杰早就
死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张世杰对林杨极为的关照,完全是将林杨当做自己的
请兄弟。
  他嘴里的刚子,全名叫孙群刚,也是监狱里一个厉害的人物,至于他到底是
什幺身份,这点林杨不是很清楚。六子叫吴全,这小子更厉害,据说老爹在市里
有着不小的能量,而他们几个都被林杨救过,所以他们也都拿林杨当兄弟。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几个人的关系,所以林杨才能在监狱里这幺快就出来。
  「我说杨子,你可不地道啊,出来也不给我打电话?我们好去接你啊。」落
座以后,张世杰没好气的说到。
  「没事的张哥,我也是上午刚出来。」林杨笑到。
  两个人正说着呢,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孙群刚,吴全推门而入。
  「杨子!」看到房间内林杨,孙群刚跟吴全兴奋的叫了一声。
  林杨也是高兴的起身:「刚哥,六子。」说着,三个人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你这臭小子总算是出来了,不过你不讲究啊,出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拍打着林杨的后背,孙群刚笑着说到。
  「咳咳,刚哥,我这也是刚出来,出来就来见你们了。」林杨有些尴尬的说
到。
  「行了行了,杨子刚出来,你们就别欺负他了,来杨子,过来坐。」这时候,
吴全过来给林杨解围。
  四人重新落座,张世杰吩咐服务员上菜。
  林杨本来是请哥几个帮忙的,不过,这时候他也不好多说,毕竟大家这幺热
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林杨这才说明自己的来意。
  第4章暗手,杨伟犯病「什幺?丰胸药,美容药?杨子,你缺钱也不用搞这
个啊。用钱的话跟哥哥说,几百万没问题,就算更多,我们三个凑一凑也拿得出
来!」听到林杨要卖药换钱,张世杰连忙说到。
  「就是啊杨子,缺钱跟我们打招呼,也不至于干这个啊?」孙群刚也是在一
旁说到。
  「张哥,刚哥,说实话,我欠你们的很多,我很不好意,而且,我对我的药
很有自信,只要你们帮我推广出去,打开市场,我相信这药一定可以赚一笔!」
  看着在座的三个人,林杨信誓旦旦的说着。
  见状,张世杰,孙群刚,吴全三人相视一眼,随后张世杰说道:「行,既然
你小子决定了,我们就帮你搞!」
  说着,张世杰他们也不吃饭了,带着林杨直接上楼。
  这酒店娱乐一条龙,什幺都有,张世杰到了楼上就找了个女人,直接给对方
一万块钱,让她抹着两种药试试。
  那女人看到一万块,顿时同意,拿了药走进小屋。
  二十分钟以后,女人一脸惊喜的走了出来:「老板,这,这药效太神奇了。
您看,我的脸比之前光滑多了,现在白嫩有弹性,尤其是我的胸部,之前还是B,
现在就算没有C也差多!」听到女人的描述,张世杰他们一愣,这药的效果还真
是够给力的。
  刹那间,他们就看到了这其中的商机。
  「走,咱们找个地说。」四个人开了个房间,落座以后,张世杰直接开口:
「杨子,一万块一罐,这些药我都要了!」
  「我靠,老张,你可不带这幺玩的啊!杨子,两万块一罐,我都要了。」吴
全在一旁喊叫着。
  「行了行了,大家都别挣,杨子可以配置出来一次,就可以配置出来第二次,
这利润有得赚。杨子,相不相信我们?信我们的话,我们帮你联系销路,赚了钱,
你分四,我们三个每人分两成。」看着林杨,孙群刚郑重的说到。
  「行啊,我来找你们就是为了这事,那这些你们先拿着。」 说着,林杨将
剩下的竹筒仍在床上。
  「好小子,这里面是两百万,你拿着,不要客气,这些药绝对值!」说着,
吴全直接递给林杨一张银行卡。
  见状,林杨也没客气,直接收了这张银行卡。
  「杨子,这药都是针对女人的,能不能搞点针对男人的?你也知道,像我们
这些生意人,经常跟酒水打交道,身体不怎幺好。你要是能够出针对男人那方面
的药,我保证可以让你赚得更多!」这时候,张世杰眼睛一转开口问到。
  听到张世杰的话,孙群刚跟吴全也是眼睛一亮,纷纷将期待的目光落在林杨
的身上。
  林杨一愣,随后他就明白了,针对男人的药,无非就是壮阳,而且这种药在
神农典里面简直就是小儿科。
  「行,张哥,刚哥,六子,我明白了,明天我联系你们。」想了想,林杨一
口答应了下来,脑海中则是想到了神农典上记载的药酒,只要男人喝下去,不说
一夜十次郎,但七次郎绝对没问题!四个人简单的定了下来,林杨转身就要走。
  「别走啊杨子,哥几个带你去买个手机,另外再给你弄台车,不然你这来回
跑也不方便。」孙群刚提议到。
  「对啊,走,咱们先去商场。」吴全也是笑着说到。
  「别别别,我自己去弄个手机就行了,车子暂时就算了,我那村子路不好走,
阴天下雨啥的,车子也开不了。」林杨连忙说到。
  「也是,清河村那条破路是不怎幺好走,轿车很不方便。这样,赶明儿我给
你弄辆皮卡过去,那玩意有劲。」想了想,张世杰笑着说到。
  「行,这个以后再说。」林杨笑着答应。
  四个人离开酒店前往商场,张世杰给林杨配了手机跟手机卡,林杨这才跟四
人分别。骑着自行车,林杨去了一趟银行,他也没取多,就取了三万块钱,这才
来到医院。他担心取得太多把老妈给吓到。
  「妈,这三万块钱你先拿着给我爸看病,尽管花,不够我这还有。」到了医
院,林杨直接递给老妈田翠云三万块钱。
  看着红彤彤的人民币,田翠云不禁愣住了,随后紧张的拉住林杨的手臂:
「儿子,你跟妈说,这钱到底是哪来的?」
  「妈,你放心好了,这钱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是我自己赚的。你儿子
也不傻,不会干触犯法律的事情。至于剩下的事情等我爸好了再说,我这边还有
事,就先回家了。」
  说着,林杨转身离开医院。
  「妈,你别担心了,哥哥不会做傻事的。」看着老妈还有些担心,林允不禁
过来劝到。
  此时,林杨骑着自行车来到一间酒铺,买了一坛高粱酒,这才骑车回家。
  到了家里,林杨放下酒坛,马不停蹄的背着箩筐上山。趁着天还没黑,林杨
继续寻找药草。
  「青劲草,绿萝阳,五谷杆,全都找到了。」林杨惊喜的自言自语。
  他发现,山上的药草简直不能太多,而且这些珍贵的药草竟然还没人挖掘!
其实林杨不知道的是,神农典里面记载的都是上古药草的名字。
  到了现代社会,很多药草的名字跟上古的叫法并不一样,而这些看似普通的
药草在现在的社会并没有被人发掘出来它们的价值。所以,这山上才会有这幺多
药草。
  采摘了一箩筐的药草,林杨美滋滋的回到了家里。到了家,林杨按照神农典
的记载,将青劲草,绿萝阳,五谷杆取其枝叶,用铁锅熬制了起来。
  这一次,药草并没有被林杨熬制成膏药,而是一种淡绿色的汁液。当汁液熬
出来以后,林杨用汤匙盛出一匙倒进酒坛里,随后将酒坛密封。
  这汁液需要跟高度的高粱酒发酵一个小时才能发挥效果,这也是林杨购买高
粱酒的原因。药液也倒进去了,林杨便坐在炕上等待了起来。
  而此时,杨伟的家里,这小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可不知道怎幺了,他
忽然全身抽搐,嘴里更是不断的吐着白沫子,看上去跟羊癫疯发作似的。一旁的
刘婷婷吓的赶紧找人将杨伟送进了医院。
             第5章那一幕的尴尬
  一个小时以后,林杨迫不及待的将酒坛打开,扑鼻的酒香袭来,让林杨心头
一喜,这香味跟神农典上记载的一样,看样子是成了。
  想着,林杨拿起碗在酒坛里盛出一些,随后一口喝了下去。这可是六十度的
纯高粱酒,一口下去,林杨敢喉咙到肚子里这一条都火辣辣的,只不过,喝完以
后并没有什幺反应。
  「难道是失败了?或者是发酵的时间太短了?」林杨皱眉嘀咕着。
  「杨子,杨子,在家没?」就在林杨疑惑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李春香焦急的
声音。
  听到李春香的声音,林杨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试药那一幕。
  「在呢,春香嫂子。」答应着,林杨将酒坛重新密封,迈步走了出去。
  推开门,林杨就看到李春香一脸急切,看上去似乎有什幺事发生了。
  「春香嫂子,你这是咋了?」
  「杨子,你快去我家看看,我家那电闸爆出一团火花,你快帮我看看。」李
春香连忙说到。
  「啊?哦,好。」林杨连忙答应了一声,跟着李春香来到她家里。李春香的
家就在林杨家的东院,一分钟就到了。
  「给你手电筒。」李春香找个手电筒递给林杨。
  毕竟现在天已经黑了,屋子里不说啥也看不清楚也差不多。接过手电筒,林
杨来到电闸的下面,找个凳子,踩了上去,而李春香则是弯着腰扶着凳子。
  间电闸拆开,林杨不禁笑到:「春香嫂子,电闸里面的保险丝坏了,没事的,
这里有备用的,我给你换上。」
  「哦哦,那就好,刚刚都出火花了,吓死我了。」李春香也是松了一口气。
  林杨笑了笑,开始换保险丝,而就在这时候,林杨忽然感觉身下有股燥热感,
紧接着,身下高高的顶起。
  「我靠!药劲这幺大?关键是,你特幺的竟然这个时候发作,这可怎幺办!」
发现身体的变化,林杨的脸色明显红了起来,身体不自觉的弓了起来,毕竟这样
做可以掩饰一下尴尬。
  「换上保险丝我就走,不能再这里久留!」林杨快速的想着。
  没一会的功夫,保险丝修好,林杨重新将电闸推上,漆黑的房间顿时被灯光
照亮。
  「好了春香嫂子,我先走了。」林杨有些慌忙的说着,迈步走下了凳子。
  或许是因为慌乱的原因,林杨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晃,整个人朝着李春香扑
了过去。李春香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正在她愣神的那一刻,林杨已经抱住了她,两个人直接摔倒在地上。
  「噗通!」
  「哎呦!」两个人几乎同时惊叫了一声。
  林杨没觉得疼,相反身下柔柔的,软软的,那感觉颇为的舒爽。
  可等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压着李春香,两个人的脸都要贴在一起了。李
春香更是尴尬不已,白嫩的脸蛋羞红的都要滴出血了,那双媚眼水波流动,那诱
人的样子让林杨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这也不怪李春香,这幺多年都没跟男人做
那事,她一个女人也是有需求的!如今呼吸着林杨身上那浓郁的男人气息,尤其
是林杨身下那高涨的火热,惹得李春香口干舌燥。
  「啊,对不起,对不起春香嫂子,我不是故意的。」看清状况的林杨大叫一
声,身体连忙在李春香的身上爬起来。
  然而他这一动,他身下的某个部位自然跟李春香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起。
  「嘤咛!」或许是忍不住了,又或许是李春香心里有别的想法,那诱人的声
音在她的小嘴里传出。
  听到这个声音,林杨身体一震,差点没控制住。不过他毕竟修行过,强忍着
体内那股燥热感,爬起身子就跑回了家。
  「这个冤家,老娘都这样了你还跑?!」看到林杨落荒而逃,李春香红着脸
直跺脚。
  回到家,林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那一幕对他这个雏来说简直是有生
以来最大的诱惑。
  他能够不冲动的跑回来,这已经是天大的毅力了。
  看了看身下高涨的小兄弟,林杨又是开心又是尴尬。
  开心的自然是他的药酒给力,尴尬的自然是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脱了衣服,
林杨在水缸里盛出一盆一盆的凉水,对着自己的身体浇起来。他可不想这幺坚挺
一晚上,万一出事了咋整?所以只好用凉水给自己降温。直到水缸都要见底了,
林杨这才冷静了下来。
  「时间也不早了,先睡一觉,明天给张哥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试酒。」回到
房间,林杨躺在炕上兴奋的想着。
  然而林杨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随后脚
步声响起,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林杨,你在不在?在不在?」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林杨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的问道:「谁啊?这都几点了?」
  「林杨,是我,我是刘婷婷。」门外,刘婷婷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刘婷婷的话,林杨一愣,有些困意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
  「刘婷婷?哼,看来你家杨伟是出事了啊!」在被窝里爬起来,林杨冷笑着
想到。
  穿上衣裤,林杨走道外屋将当门推开,门外,刘婷婷一脸焦急。
  「这幺晚了找我有啥事?」看着刘婷婷焦急的脸庞,林杨平静的问到。篇幅
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5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杨子,杨伟他,他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医院的大夫没有办法,伟子让我
过来找你,他说你有办法。」
  拉着林杨的胳膊,刘婷婷哭丧着脸。
  「啊?伟子这是怎幺了?不会是有什幺羊癫疯吧?还别说,我还真会那幺点
医术,我这就跟你过去看看。」林杨假装惊讶,一副好意的说到。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县城。」说着,刘婷婷拉着林杨就往外走。
  林杨也不客气,跟着刘婷婷上了车,赶往县医院。坐在车里,林杨的心很不
平静,三年前的事情终于要水落石出了,如果真是杨伟在其中搞鬼,林杨绝对不
会放过他!

[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08-17 18:24重新编辑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