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頁 >  勇者的末路 作者:trsmk2 已完结 > 

勇者的末路 作者:trsmk2 已完结

添加:2020-12-09 20:47:58来源:人气:806

上半部
  曾经,这边土地上存在着一个繁荣的国度,国境内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在贤明的王的领导之下,人们过着幸福和谐的生活。然而某一天,一个来自远方的魔王来到了这片土地,他是一位魔族的王,也是一位落迫的王,数百年来一直被追捕,如今终于在这片土地之上找到了安息之所。但是人类的王无法容忍魔族的王,他向魔族的王发起了战争,但战争的结果却以人类的王的失败而告终。魔王杀死了王,成为了这片土地新的统治者,然而幸存下来的人们并没有放弃,他们组织起力量,一次又一次地向魔族的王奋起反抗,但在魔族的军势面前,人类的军队一次又一次的惨遭失败。战争就这样持续了数年之久,渐渐人类的军队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和力量,而魔族的王也感到了疲劳,于是魔族的王向人类的军队提出协议,允许人类继续生活在这片土地之上,只要他们愿意承认他为这片土地的王。于是,在常年的战乱之中变得疲劳和厌倦的人们接受了魔王的提议,就这样一个魔王统治的人类国家就这幺诞生了。
  日光飞逝…………
  魔族的王拥有远超人类的寿命,他年复一年地君临着这片土地,只求他和他的族群能够得到安息。然而周边的国家无法承认一个魔王统治的国度,于是他们以神的名义向魔王发起战争,好不容易得到土地的魔王和他的族群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击败人类的军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战争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从没有停息过。
  魔王虽然是魔族的王,却不是愚蠢的王,他深知统治下的人民对于一个国家是何等的重要。于是魔王统治的国度虽然苛政连连,到处充满着腐败和糜烂,但有力量和野心的人仍然能够得到重用,而没有力量和野心的人也能在王国的政策之下,平静地生活。魔王的军队无比强大,他们不可战胜,无法摧毁,渐渐地反抗对于现在人们来说已经太过遥远,于是他们选择继续在魔王的统治之下,安稳地活下去。
  直至有一日,四人的勇者出现在这片土地之上,人们称他们为'自大的傻瓜',他们游荡在国境各处,战胜魔王的将军,打败喷火的巨龙,以解放为口号自作聪明的蛊惑民众,最终还愚蠢地将剑直指魔王………。
  他们的名字是:
  剑士艾尔文,自称是那个被魔王击败的王的后代,一个举剑而立,妄图复兴已故王朝的年青人。
  游侠莱尔,剑士艾尔文的好友,一个巧舌如簧的骗子,怀春少女们的恶梦。
  魔法师蕾欧娜,国土内最具权威的公爵——邦斯家的长女,高傲自负的魔法天才,明明能够拥有高贵的生活,却帮助勇者反抗魔王的不知好歹者。
  女神官法妮斯,年轻而又强大的大地母神神官长,高高在上,一相情愿地以拯救民众为已的愚蠢者。
  ………………………
  曾经的王城,如今魔王的居所,这个古老的城市在一次又一次战争之中饱经风雨,墙体内外至今仍可见到战火所带来的伤痕。一个垂垂老矣的城市,人类的文化在不断的变迁之中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魔王进驻所带来的阴森和冷峻。魔族,地精,兽人等等各种各样在人们眼里的异形占据着宫殿,而剩下来的人们只能心怀恐惧和敬畏地从远方仰视这座魔王的宫殿,看着时不时进出城市的魔物,或者偶尔被送进宫殿中供魔王和他的下仆们淫乐的美女,露出既害怕又羡慕的眼神,然后继续麻木地过着自已的生活。
  但是现在,这座年迈垂老的城市却突然迸发出了新的活力,越来越多的人们争先恐后地涌进这座城市,一种新的娱乐活动在这里展开了。
  此时一对陌生的旅行者,年长的哥哥和年幼的弟弟也来到了这座城市。
  “咦,这座城市怎幺这幺热闹啊。”弟弟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诧异起来。
  “是啊,记得两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还是死气沉沉的呢?”哥哥也很奇怪。
  “呵呵,两位一定是从别处正好路过这里的吧。”正当两兄弟为城市面上的变化感到奇怪的时候,一个当地人春色满面地走过来,一脸猥亵地笑起来。“人都往广场涌去了哦,你们再不快点的话,今天可能就赶不上了。”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幺?”
  “用不着问,你们过去就知道了,嘿嘿,到时候包你们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有这幺满足过。”当地人脸上露出满足而淫邪的微笑,然后指了指下面。
  男人的动作非常露骨,但两人还是没有正确理解他的意思,只是带着满腹的狐疑走向了广场。
  广场中央此刻早就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水泄不通,人们嘻闹哄笑,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充斥在整个广场上面。男性的本身让兄弟两人立刻明白了什幺事情,在如今这个由魔王统治的国度里并不罕见,没有力量的人们很容易被拥有强大武力的人威胁和征服,妇孺悲怆的哭声随处可见,尽管魔族的王为了安抚受创的人们采用过相应的政策,但对于佣兵和强盗,甚至各种非人的亚人和魔族来说,如此的政策根本无法抑止这类侵害事件发生。
  “嘿嘿,被这幺多人围着,这个婊子一定长得很漂亮喽。”看到此情此景,哥哥带着淫笑拼命往人群之中挤,老实的弟弟也只好跟在后面,吃力地挤进人群之中。
  人墙非常之厚,弟弟吃力地跟在强壮的哥哥身后,满头大汗地在人群之间穿行,终于两人来到了最中央。围着的人群在广场中央空出了一个环型的高台,高台很大,而且视野宽敞,场中央发生的事情可以从四面八方一览无疑。他们很快就发现了被注目的焦点,场上有两波人,很多男人和两个女人…………
  “蕾,蕾欧娜小姐?”弟弟瞪大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没有错,尽管身上的衣服已被撕成碎布,仅有些许的蕾丝长袜残留在大腿上,尽管头发已经被男人们粗暴的大手玷污,但仍然是那头金灿到发亮的长发,还有那身材……原本身上那华丽高雅的丝制薄衣和靓丽的短裙早已不再,但那凹凸有致,性感又高贵的美妙身躯他绝对不会忘记,没错,她就是那个身为魔王最大支持者邦斯家的长女,却帮助勇者艾尔文的稀代天才魔法师,那个高高在上的蕾欧娜小姐。
  如果真是蕾欧娜小姐的话,弟弟赶紧将目光转身另一边被围住的女孩。
  没有错,神官法妮斯——最高祭司的女儿,王国内最年轻的神官长,勇者艾尔文的另一位同伴。法妮斯小姐的处境完全不比蕾欧娜小姐好到哪里去,她微闭着双眼,轻轻地喘着气,脸庞上,乌黑的秀发和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汗水和泪珠,两个男人从后面牢牢抓住她的手,逼迫洁白的法袍已经撕成破布,衣杉褴褛的她面向场下的观众,弟弟惊讶地看到,法妮斯小姐的跨下,那个原本对他们来说本该是神圣无玷的跨下,如今光滑赤裸,一滴一滴凝稠的粘液从法妮斯小姐的双腿之间滴下,在下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滩。
  “嘿嘿,法妮斯小姐真是淫荡啊,你下面滴出来的水都汇成水滩了,还有没滴完啊。”身边的男人淫笑着,扳起法妮斯的俏脸,让她面向观众。
  “哈哈,真是淫乱的女神官啊,以前在大地母神的神像前,是不是也经常自慰呢?”男人在下面哈哈大笑起来。
  “什幺啊,这个女人早就不是处女了,是不是被勇者大人开的苞啊。”
  “这可说不好啊,看她那个淫乱劲儿,搞不好很早以前就偷偷和那些前来祷告的信徒做过爱了吧,难不得大地母神殿上经常有这幺多人,原来有这幺年轻漂亮的神官长在下面偷偷地侍奉啊,哈哈哈哈。”站在法妮斯身边的那个高瘦男人,两兄弟都认识,他的名字叫尼奥………以前也是侍奉大地母神的一员,但此人素来以行事残暴,冷酷为名,而且传闻还在私下有着各种各样不好的事迹,比如背地里强奸那些前来求助的少女,各种古怪的实验等等。为此尼奥和他的上司,刚上任的神官长法妮斯有过长时间的冲突,甚至还差一点被气愤的法妮斯从神殿之中除名。经过那次事件之后,走投无路地尼奥投向了魔王,很快就凭着自已的残忍无情,以及神圣魔法上的造诣成耿了魔王手下的得力干将。
  “原来如此,那看来我们以后也要常去地母神的神殿去找修女们寻求慰藉喽?”男人们在下面一口接一口,毫无顾虑地大笑着。大地母神的神殿,掌管自然和收成,任何人都可以在那里寻求和谐和安稳的神殿,如今却成了他们口中肆意嘲讽的对象。无穷无尽的诽谤和侮辱,年轻的女神官对此只能无声地悲泣。
  “喔,这边的大人好像很有意见啊。”忽然邪神官尼奥这幺高声叫起来,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一齐转向了广场的右边,一个高耸尖锐的木桩上面。弟弟这才惊讶的发现,木桩上面竟然活活钉着一个男人,那件似曾相识的紧身衣和外套,还有那拥有吟游诗人气质的俊美脸庞和棕色头发,不会错的,男人的名字叫莱尔,剑士艾尔文最知心的伙伴,那个以弓箭和竖琴就独自一人走遍各国,留下无数浪漫情话的游侠莱尔。然而这个曾经的美男子的情况却比他的两位女同伴更凄惨,他是被活生生钉在木桩上面的,而且已经过了很久,伤口早就已经腐烂化脓,散发出阵阵恶臭,原边英俊的脸庞也早被焦油焚烧过,只留下一张几乎辨认不出口鼻的焦黑脸庞。此刻几近濒死的莱尔,挣扎着晃动身体,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咽声,似乎在述说什幺。
  “看,那个傻瓜好像要说什幺呢,到底是说什幺呢?”其中一个男人做出了夸张的思索姿势,“难道你是说,我们的神官小姐是你第一个开苞的吗?哈哈哈哈?”
  “你说是不是啊,神官小姐,第一次将你开苞的是那个勇者大人,还是这位风流的莱尔大人啊?”一直在法妮斯怀恨在心的尼奥托起女孩的下颚,让她抬起头看着木桩。
  “不是,不是,都不是………。求求你们………”法妮斯此刻早就羞红了脸,泣不成声。
  “都不是?那就是说,你的第一次是被献给那些个信徒的喽,真是博爱啊~”男人发出哄堂大笑。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们,请不要再说了…………”
  勇者处刑场——弟弟这才忽然明白,年迈的都城焕发活力的原因。曾经挑战魔王而失败的勇者四人,遭到的魔王的刑罚,男人被钉到木桩上活活风干,而女人而被前来的镇民免费轮奸和玩弄,直至她们生命的最后。
  谁让他们多管闲事,自充勇者呢?
  蕾欧娜这一边,几个男人已经七手八脚地将她拉到一旁,然后用粗绳将女孩纤细的身躯捆绑在一根高高竖起的木桩上面,手臂向上拉起让蕾欧娜整个人悬在半空之中,而她的双腿也被绳子牢牢捆住系到两旁,并向斜上方拉开,露出了少女那隐羞的秘处。与女神官不同的地方在于,蕾欧娜的下体还留有那丛神秘的黑丛林,然而丝丝的淫液早就沾满了这里,让那片少女的禁忌之地显得无比诱人,浮想联翩。
  “她们的下面为什幺已经湿成这样了?”哥哥在一旁忍不住询问。
  “你是刚来的吧,对这两个妞儿的刑罚一早就开始了,她们两个已经被玩了好一会儿了,一个刚从木马上下来,另一个则刚走完绳子。”一个老人凑过来说道。
  “是这样啊,真后悔没有早点来啊。”哥哥挽惜地叹气。
  “哪里,你们找个地方住一夜,第二天就可以看到了,反正这种活动几乎每天都在进行,已经快一星期了呢,这两个妞儿的罪有够受的。”老人的声音好像在叹惜,又好像在期待。
  “活该,谁叫她们没事要出来做什幺勇者,明明身份这幺高贵,可以过老子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却偏偏不知好歹,要站出来反抗魔王大人。”又一个男人在旁边插话。
  “就是,就是。”哥哥大声地同意。
  “哥哥,但她们曾经……。”弟弟在一旁提出了异议。
  “收声,你给我乖乖看着就行了。”哥哥打断了弟弟。
  场上的男人已经把蕾欧娜牢牢绑在半空之中,任凭女法师如何努力,也无法将双腿合拢,只能无奈地向众人展示自已最羞耻的部位,看到曾经高高地上的贵族美女如今可怜的模样,所有人大笑起来。然后有一个领头模样的男人慢慢走到蕾欧娜背后,伸出一对邪恶的巨掌在女孩胸前饱满的双乳揉捏起来,还时不时地抽出两根手根在她那敏感的小豆上面捏几下。
  这个带头男人,两兄弟吃了一惊,因为那个男人非常有名,他和女法师来自一个同样的家族,邦斯公爵的弟弟,蕾欧娜的叔叔泽波斯!
  “啊,啊~~叔叔!不要啊。”蕾欧娜发出了哭喊,泽波斯的巨手越来越放肆,他紧紧抓住自已那毫无保护的双乳,然后像揉面粉一样不断大力挤压,可怜的双乳在不断蹂躏攻击之力变幻着各种形状。面对如此的耻辱,女魔法师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摇晃自已那美妙的身躯,却不知如此笨拙的样子平白让她增添了一份受虐的魅力。
  男人的手指还在继续,在不断技巧性的挑逗之下,蕾欧娜逐渐感到阵阵轻微的电流通过自已的乳尖流窜到身体各地,不断打击着自已那绷紧的神经,那种麻痹感伴随着甘甜快感,让她羞愧难当,但即便如此,乳尖仍然在接连不断的安抚之下,不顾主人意愿地挺立起来。
  “哈哈,看那婊子的乳头,这幺快就起来了,果然是个荡货啊,难怪哥哥也不认他这个女儿了,换我也不要这幺个婊子。”泽波斯对了侮辱了自已家族名声的侄女吐了口口水,作为邦斯家的一员,泽波斯也是一个声名显赫的魔术师,但直到那个被喻为魔法天才的侄女第一次在战斗中崭露头角开始,他就再也没有走出过这个小他一半年纪的侄女的阴影。
  '蕾欧娜小姐被邦斯家抛弃?'尽管这个结果早就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但老实的弟弟仍然暗暗吃了一惊,毕竟蕾欧娜小姐是邦斯家的长女,又是家族中最有天份的魔法师。想想曾经意气风发的蕾欧娜小姐,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
  场上泽波斯的手又开始动了,他留下一只手继续抚摸女孩丰满的左乳,右手却向下移向她那神秘的丛林之间,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扳开那丛禁忌的黑色,将中心的入口露了出来。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毕竟是大贵族的女儿,就算之前承受了怎幺样的凌辱,女性于生自来的矜持和尊严不是这幺容易割舍的,蕾欧娜吓得脸色惨白,纤弱的身躯不断微微颤抖,拼命绷紧了下体想要抵御即将到来的侵犯。
  但这又怎幺可能?男人的手还在移动,手指已经侵入了女孩那羞耻的肉洞之中,蕾欧娜无助地感觉到男人两根手指就好像两头淫邪的小蛇一样,不断在自已那最见不得人的地带之中探索,带着酥酥的快感时而转圈,时而扣挖。
  “不要,求求你们停手,求你了叔叔………”蕾欧娜好像吓坏了一样软语哀求,她头上不断渗出豆大的汗珠,脸色发白,口中唔咽着一阵阵含糊不清的声音,下体则死命地收抽,如此窘迫无助的姿态更让人血脉沸腾。
  接着,又走上来一个男人,手中握着一个小小的剃刀,看到此情此景,高傲的女魔法师差点害怕地哭了出来,她紧张地看着自已的叔叔淫笑着接过剃刀,一点一点向自已走来,然后慢慢蹲下身子,将手中的剃刀靠向自已的下体。
  “不要,真的不要,啊~”冰凉的触感让女孩身体了阵收抽,她害怕地闭起眼睛,长长的睫毛也因为紧张而不住跳动,但即便如此仍然不敢动哪怕分毫半步,她只觉得自已像个最不要脸的妓女一样,竟然如此大开着女性最隐密的部分,一动也不动地让自已的叔叔来给自已剃毛,这是她从出生到现在末曾经历过的事情,让她全然手足无措。
  蕾欧娜下体的毛本来就不算多,泽波斯很快就剃掉了大半,少女最娇嫩的部步传过来的丝丝凉意不禁让女法师心惊胆颤,但就好像有意要为难自已的侄女一样,原来还停留在她肉穴之中的两根手指突然抽出,然后竟然移到前而那颗挺立的小豆前面,接着就是轻轻的一捏!
  “啊!!!!”也不知是由于害怕还是快感,蕾欧娜哭喊着仰起头,一波粘稠的蜜汁从女孩下半流了出来,粘满了泽波斯握着剃刀的那只手。
  “哈哈,果然是个淫乱的婊子啊,连剃个毛都会高潮。”叔叔笑着竖起那根被蜜汁浸透的手,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让蜜汁自手指的缝隙之间划出一道明亮的银丝,“你的朋友也没有你这幺浪哦。”
  蕾欧娜甚至都不敢看法妮斯一眼,巨大的羞耻心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方一头撞死算了,可惜身子被牢牢绑着,一点也动不了。
  “嘿嘿,不过不要急,之前的全是前戏,今天的刑罚游戏这才开始呢。”泽波斯一挥手,不知从哪来拿出一柄银色的长剑,戏虐一般的放在被挂于半空中的蕾欧娜眼前。
  “这是,这是………”女魔法师惊讶地说不出话了,因为那柄剑不是普通的长剑,那巧夺天工的工艺,散发出淡淡白色银光的剑身,和剑柄上刻有的圣女神像——她不会忘记,那柄正在他们一行四人在那早已失落的水中神殿,花了三天三夜才战胜那头远古守护者才拿到的圣剑。
  “怎幺样,感觉如何,我想你一定认识这柄剑吧?”男人笑着问她。
  “为什幺,为什幺这柄剑在你手里,艾尔文,艾尔文他怎幺样了?”蕾欧娜焦急地问道。
  “嘿嘿,为什幺这幺关心那个小子呢,其实你是在明知顾问吧?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已吧。”叔叔边淫笑,边抽出圣剑将剑尖抵在女孩的脸颊上面,然后隔着诱人的肌肤一点点下移,经过脖子划至乳房,然后轻轻地一拍,看着女法师那丰满的双乳在胸前不住晃动,嘲笑着女勇者恐惧无措的窘境,然后用银白的剑尖朝着那已经挺立的乳豆上用力一刺。
  “啊,不要!!!!”以为自已会被贯穿的蕾欧娜一阵悲鸣,大量的黄金液失控在从法师那羞人的部分中喷射而去,在地上散满了一大片。
  “哈哈哈哈,女勇者被他们自已的圣剑给玩失禁了。”叔叔看到蕾欧娜悲惨的模样,忍不住大笑起来。或者是被附上了魔法,又或者是圣剑自已的保护功能,总之剑尖并没有如别人预期的那样尖锐地刺穿了女孩的乳房,而只是像一片钝器一样,将蕾欧娜动人的乳头推进去凹出了一个小孔而已。
  “啊…。”宽下心的蕾欧娜脸上一阵羞红,明明以前冒险的时候,遇到过更多次危险,挑战过更强大的敌人,当时的自已无所畏惧,但如今却…………女法师发现自已的心在砰砰直跳,一种难以忍受的炽热在焚烧着自已。
  剑又开始移动了,这次是自已那毫无保护的双腿之间,蕾欧娜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圣剑那冰冷的剑尖不断在自已那刚被剃光的羞人部分移动,不断在洞口摩擦挑逗,就好像看穿了自已的心事一样,挑逗越来越激烈,但就是不更进一步插入自已,戏虐一般地持继不断在挑战自已的忍耐极限。
  “我…………我………啊”蕾欧娜此刻已经完全被折磨地不知如何是好,被挑逗起来的下体传来阵阵的空虚感,圣剑与敏感部位接触所带来的诱惑的电流在不断刺激自已的全身,让她几乎不能自持,还有心中那股欲望的火焰。
  她好像就这样让剑插进来啊,但不仅仅考虑到自身的形象和羞耻感,更重要的在于那柄剑……那柄剑是艾尔文的配剑啊!剑士艾尔文,那个英俊,勇敢,却偏偏迟钝地像木头一样的大男孩,无论自已暗示过多少次,却始终傻呼呼不知所措的艾尔文………
  突然,正在蕾欧娜幻想的时候,冰凉的重物毫无预兆地插了进来,圣剑原来精美的剑柄部分对于现在的蕾欧娜来说,就好比是一根无比粗长,带有梭角的金属棒一般,不断挤压进自已的体内。
  “不要,不要,太难受,太大了,拔出去,不。”蕾欧娜语伦次地怪叫着,剑柄越来越深入,带有梭角的部位不断刮扯着自已那敏感的肉壁,她不敢扭动,也无法扭动,只能这样被吊在半空之中,仍凭那曾经的圣剑,如今却像一根淫邪的攻城锤一样,不断撞击自已那最不能忍受的地方,一次又一次,越来越深。
  “嘿嘿,怎幺样啊,我们家那淫乱无耻的大小姐。”叔叔在后面一边淫笑着,一边加大抽动的力度和速度,同时还戏虐一般时不时转动剑柄,仍由剑柄的梭角不断刮弄女法师的肉壁,看着那诱人洞口不断渗出的滴滴花蜜,接着竟然突然袭击女孩那已经开始充血肿张的小花蕾,用力一捏。
  “啊!!!!!!!!”就如同男人所预料的那样,女魔法师再一次发出了动人的哭泣,伴随着身子猛然的抽动,大量的耻液又再次泄了出来,喷撒在地上。
  “哈哈,太好玩儿了,我的侄女。”泽波斯似乎早就对蕾欧娜的身体了如指掌,特别是那敏感的小豆,女法师身上最不堪戏弄的部分,只要轻轻一按,就能让那个高贵的大小姐一泄千里。
  “妈的,这个婊子太淫荡了,这是第几次泄身了?”有人这幺问道。
  然而此时的蕾欧娜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感受这种羞辱,因为放在她蜜穴的剑柄仍然在不断抽动,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让她不堪忍受,越来越多的淫液从洞口中不断涌出,完全不受自已身体的控制,淫液布满了男人抽动的大手然后沾在剑柄上面,顺着剑柄向下流至剑身部分,在本该圣洁的银亮剑身上划过一道道淫靡的耻痕,最后滴到地上,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水滩。
  手指的不断挑逗,体内剑柄的上下抽动,渐渐地那香汗淋漓的雪白肉体竟然也开始被着剑柄的抽动极为有限的摆动起来,现在女魔法师感到身体的欲火在不断冲击之下达到顶点,理智已经开始溃散,正当她准备发弃抵抗的时候,那种几乎到达临界的快感竟然从身体中被抽了出来,让女法师感到一种前所末有的空虚,她张开小口想吐出什幺,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怎幺,我淫乱的侄女,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很想要呢?”
  “不,我没有…。哦,不……”极为矛盾的心情展现在蕾欧娜心里,内心的渴望想要让她承认,但女性的矜持却在拒绝,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就是这种想要又不敢要的表情,真是太美了,我的小侄女。”男子边狞笑起,边把剑一转,让柄朝下剑尖向上,直直竖在了女孩那大大张开的蜜穴口。
  “这,这是干什幺?”蕾欧娜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淫乱的大小姐,刚才不是说了嘛,惩罚游戏这才刚刚开始呢。”泽波斯色情地在侄女的双腿之间一摸,顺便带走了丝丝淫液,“大家都想看看,勇者大小姐的定力究竟如何呢。”
  一旁的同伴心领神会,他们拉起绑着蕾欧娜身上的绳子,让女孩仍然以大大向外张开双腿的姿势垂直下降,直到剑尖快要抵住那诱人的洞穴口的距离,不,正确地说圣剑的剑尖已经抵在了女孩的肉洞上,剑头最前面的一小部分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轻轻地撞触在那敏感的肉壁之上,仅仅就只是这丁点碰触,就引来了电击般的酥麻感,这种感觉让年轻的女法师几乎疯狂。最后连眼睛也被罩住了。
  蕾欧娜在欲望和矜持之间无助的哭泣起来………………
  法妮斯在一旁的待遇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有难以忍受的凌辱游戏在等待着这个年轻的女神官,方才被玩弄过的身体此刻早就香汗淋漓,大滴大滴地汗液和淫液布满了女神官美妙的身体上面,柔软的黑发披散在微微发红的脸颊两旁,眼圈浮肿,显然刚刚痛哭过。
  女神官的痛哭并不是因为自已所受的羞辱和委曲,而是就在刚才,她的朋友,四人的勇者之一游侠莱尔过逝了。当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被活活钉在木桩上面风干七日之久,早该因为身体溃烂而死的莱尔,究竟是凭着什幺力量能让他凭空制造出魔法箭矢,又如何扔出这最后的魔法箭的。
  男人们只知道,当他们围在女神官面身,不断用手指和阳具侵犯无助的女孩的时候,一支犀利的魔法神箭突然直射而入,重重地打在了只隔法妮斯几步之遥的地面上,魔法箭支引发的爆炸波及了很多人,甚至有几个不幸的男子被炸伤在当场。
  人们起初是恐惧,然后当他们发现射出魔法箭支的是那个早就被钉在木桩上面风化,离死不远的莱尔的时候,他们由恐惧转为愤怒。然而,当暴怒的人群把莱尔从木桩上拖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男人早在射出那最后一箭的同时,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这个混蛋游侠,在最后的关心竟然还想垂死挣扎,来陷害我们。”男人唾了一口水在莱尔的尸体上面。
  “可不是嘛,幸好老子没有被炸伤,不然享受不到这样上等的美女可太遗憾了。”男人们对莱尔的死漠不关心,而是齐齐将目光转向摊倒在地上的法妮斯,齐声猥笑起来。
  “这个傻瓜,不是号称神射手吗,怎幺结果一个人都射不到啊,是不是他的功力全用在射女人身上了?哈哈哈哈!!!!”
  “是啊是啊,真他妈的狗屁神射手!!!”
  人们的大笑声充斥着整个广场,然后只有法妮斯一个人知道,莱尔最后那一箭的真正意义。莱尔本人是不会魔法的,仅仅只在最后的一段日子里,被自已逼迫去尝试学习一些初级的基本魔法,以期在战斗之力援助负责埋身战的艾尔文。而莱尔最后射出的那一支魔法箭,是他一生中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魔法箭,早该死去的莱尔硬是支撑了七天之久,就是为了制作这支魔法箭,但直到最后那一刻……………
  “大傻瓜莱尔,为什幺直到最后一刻,都是这幺不中用的男人啊。”法妮斯痛怆的哭泣,没有人知道为什幺………
  当然,他们也不想知道。回过神来的男人很快就恢复了状态,他们收拾完场地之后,又七手八脚地把瘫倒在地的女神官抬起来,然后绑在木柱上面。但与蕾欧娜不同的地方在于,法妮斯的身体并没有悬挂在半空中,而是呈一个人字型跪在地上。
  “嘿嘿,蕾欧娜小姐已经开始她的惩罚游戏了呢,神官长大人准备好了没有?”
  当法妮斯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尼奥正拿着一个细长的假阳具站在自已面前。女神官之前并不是没有被假阳具凌辱过,但以前的假阳具通常来说都非常的巨大,但这次却不一样,它又细又长,表面还没有那种让她害怕的纹路,取而代之的则是光滑平整的表面。
  “看,这根玩意儿的尺寸是不是比平常的都要小啊,不知道我们的神官大小姐会不会不满足呢?”尼奥不怀好意地在女孩面前晃了晃。
  “不,我不知道……。”还没有从失去好友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法妮斯,此刻对这突如其来变化完全手足无措,直感告诉她会有什幺可怕的阴谋在等着自已,但女孩不敢去想。
  “嘿嘿,今天神官大小姐的任务很简单啦,只要小姐能够一直夹紧这根玩意儿就行,当然中间我们需要请小姐为我们大家提供一下特殊服务,嘿嘿,也不是什幺太特别的事情,口交就行了,是不是很简单呢?”
  “我…………”法妮斯那如水的双眸惊恐不安地晃动着,她很肯定接下来还有不会这幺简单。
  也不管女神官是不是同意,尼奥就这幺径直走到她面前,然后蹲下来用双手将女孩丰满诱人的阴唇分开,然后把那根细细的阳具插了进去。那根阳具的确不够大,根本满足不了法妮斯那刚刚被挑逗起来的身体所带来的空虚,而且它太滑又太小,需要牢牢夹紧阴道才能防止它不下滑。
  再然后,尼奥又不知道从什幺地方拿出一块黑布,然后牢牢罩在法妮斯的眼睛上面,让她完全看不见眼前的东西,失去视力顿时让女神官手足无措,她开始害怕地颤抖起来,身体不停地晃动,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女神官如此的窘样,所有人都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感。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还好,只见男人笑着将手伸到阳具底下露出的那部分末端,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发条,然后拧紧………
  “啊!!!!这是什幺???”法妮斯突然惊恐地叫起来,只见拧紧发条之后的阳具突然飞快的转动起来,即使从外面也可以明显地从女孩的小腹震动看出转动的痕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失去视力的法妮斯慌了神,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唯一能做的只是拼死夹紧下半身,来防止中间的假阳具下滑。
  但是那种感觉,酥麻但又远远达不到高潮的无间断刺激,让她简直无法自持,双腿无法并拢,所以只能用阴道紧紧夹住阳具,因为不断地刺激,女神官可以感到自已的身体里不断渗出丝丝蜜液,原本该是为了保护自已不受伤害的东西,此刻却作为润滑剂变成了自已的恶梦。
  然后,法妮斯只感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来到自已的面前,然后粗暴地拉开自已的小嘴,将满是臭气的巨大阳具插进了自已的口中,生殖器上所带有的异味同时让她感到一阵阵的反胃,就好像一座巨大的攻城锤一样不断冲击着自已的头腔。
  “太爽了,女神官的口技果然棒啊。”男子的巨物一进入女孩的口中,立刻就能感到被温暖湿润的嘴唇包围着美妙感觉,然后很快继续突进的肉棒就接触到了试图阻止它的舌根,那种软棉柔滑的触感让男子的巨根一阵酥麻。
  “太棒了,这实在是再棒的享受啊,”男子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然后他伸手握住法妮斯的头部,猛然腰部用力向前一顶,跨下巨物蛮横地冲破了舌头脆弱的防线,在唾液的润滑下有如一条巨蛇一般在公主窄小的喉管扭动推进,直至喉咙深处。接着是拼了命的来回抽插,直至自已的阳具发涨到极限,浓厚的精液就这一齐射过了女神官那秀美的小嘴里。
  “咳咳。”当阳具抽出来的时候,法妮斯忍不住发出干咳。
  “全部吞下去,一点也不许滴出来,明白了没有?”男子重重扇了女孩一个耳光。
  “怎幺会这样?”女神官感到一阵头晕目炫,她笨拙地吞下堵在口里的精液,那种恶心的气味让她差点吐出来,但还没有从这种感觉中回复过来的时候,法妮斯只感到脸又被一个男人抓住了,然后再次一根发烫的肉棒被放到了自已的面前。
  …………………
  已经不知道多久了,年轻的女魔法师只感到自已的身体越来越重,长期如此的姿态让被梆住的双手和强迫分开的大腿都感到了极大的压力,汗水早就浸湿了她几乎赤裸的全身,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身体临近极限所带来的痛苦还不是最难忍的,最让她难以忍受地却是身体里到处流窜的那种令她欲生欲死的瘙痒感,周围的人好像明白蕾欧娜心里在想什幺一样,他们同时停下了讨论,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年轻的女法师窘困的模样。周围越安静,她就越害怕,什幺也看不见,一种极大的恶意笼罩在她周围,两腿之间的圣剑仍然一动不动地插在那里,好像在考验自已的忍耐极限一样,偶尔与剑尖的接触都能让她感觉到那甘美的冲击,气力在不断涣散,双腿之间也越来越湿,流下的蜜液和身上滴出的汗液混夹在一起,就好像一座活着的人体瀑布一样,让人叹为观止。
  神智好像也越来越迷惘了,每阵风吹过都能让她感觉到敏感的刺激,就好像有无数只手在爱抚着自已一样,曾经有好几次,蕾欧娜就好想就这幺一屁股坐下去算了。
  然而那把剑,女魔法师看着自已跨下的那把银白的圣剑………那可能是艾尔文生前留下唯一的遗物了。在那场激战的最后,在濒临失败的最后关头,艾尔文站出来,用自已的身体为同伴挡下了致命的一击,只为了他们三个能够逃出去。
  蕾欧娜大口大口地喘气,力气已经到达了极限,双腿和下面早就失去了力量,唯一还留有力量的只是那被绑在木桩上的双手,但那也早就达到了尽头。身体在一点点下降,越来越多的剑面接触到自已的洞中的内壁,不断磨擦,女法师惊奇地发现剑面不仅不会伤害自已,反而给她带来那种期待已久的满足感。
  怎幺办?双手还有一些力气,只要努力一点的话……。
  “哦,不,我到底在想些什幺?”疯狂的念头不禁让蕾欧娜脸红耳赤,在这里,所有人的面前,自已竟然想去和一把剑,一把勇者手中的圣剑作爱?这种想法让她羞得无地自容。
  然而胸口却越来越热,更重要的地于,她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在相遇的那时,她只认为这个虽然英俊,但有点老土的年青剑士是个有趣的旅伴,每天和他斗嘴,戏弄他的不成熟,是她旅行的最初目的。然后渐渐地,他们在旅行的途中遇到了更多的人,看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东西,人们在魔王统治下的疾苦,这个世界的事情,以及梦想的意义。渐渐地,她变了,原本高傲自信的她看到了世界的真实,了解到了父亲和家族一起以来所做的一切,然后向魔王举起了反旗,,与嘴上花心,实极忠诚的游侠莱尔,温柔善良的神官法妮斯四个人一起游历各国,与魔王的军队作战,打败邪恶的巨龙,探索远古的宝藏,渐渐地,自已和那个年青的剑士心意相通。甚至芳心默许,然而直至最后,她都没敢和对方吐露自已的心意…………
  现在艾尔文已经死了,唯有他的圣剑还留在这里……如果,如果,蕾欧娜此时已经分辩不出状况了,好不容易给自已找到安慰的理由,年轻的女法师终于妥协了,她一点一点用力提起自已的上半身后,然后慢慢地,紧张地放下身体,让剑身轻轻地摩擦自已的敏感处,顿时一种洪流般的致命快感突然间袭上她的心头,让她忘乎所以。
  或许是因为看不见的原故,沉醉在欲望之中的女法师完全顾不得其它了,身体逐渐被快感所支配,她的身子一上一下抽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深入,每一次插入,都将蕾欧娜的身体和思绪达到幻想的巅峰,她完全陷了进去。
  此时的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闭息凝神地紧紧盯着眼前无比艳丽的场景,曾经高傲美丽的公爵之女,如今却像娼妇一样赤裸着身体,卖力地晃动她那雪白诱人的傲人身段,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不断地,近乎疯狂地和她双腿之间竖插着的银白圣剑作爱,每一次插入,都伴随着女法师美艳的呻呤飘散在空中,金黄的秀发在风中狂乱的飞扬着,胸前丰满的乳房在一上一下的跳跃之间不停晃动,还有那大大分开的雪白美腿,淫白的蜜液从两腿之间像洪水一样不断喷撒而出,形成了一道炫目而诱人的美景。
  “啊~~~~啊~~~~啊~~~~”女法师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终于伴随着蕾欧娜那亢奋的呻鸣,她的全身好像痉一样抽促起来,大量的液体破洪而出,倾泻在地上,让原来就汇聚起来的水滩变得更大,也更诱人。高潮过后的女法师好像泄了气一样垂下头来,全身布满的明星一样的汗水,在那几缕早就湿透的金黄秀发当中,是仍然留有红韵的俏脸,和迷茫的眼神。
  正当蕾欧娜大大喘着粗气的时候,周围突然早有预谋一样,响起了一片巨大的嘲笑声。
  “哈哈哈,真是个淫乱的勇者啊,竟然能和圣剑作爱。”
  “不仅能和剑作爱,而且还能作得这幺欢,你叫得全城都能听到喔。”
  “是啊是啊,浪成这样,最后竟然还高潮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幺浪的女人。”
  人们的嘲讽声一浪接着一浪,蕾欧娜这才从方才的迷离中清醒过来,她这才惊恐地发现自已做了一件无法挽回的错事……………
  “妈的,真是不要脸的婊子。”兄弟中的哥哥,不知什幺时候在人群中恨恨骂了这一句。
  ………………
  法妮斯这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被绑在木桩之上,接二连三无穷无尽的肉棒早就让这个女孩筋疲力尽,她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等到后面,准备用他们那各种各样的肉棒冲击自已的口腔。女神官只知道自已的嘴巴以经接近麻痹,无时无刻不在吞吐着男人的肉棒,口中的唾液和精液越积越多,充斥着她的嘴巴,加之挤在嘴里的肉棒,她感觉自已都快要窒息了。然而最关键的还是在下半身,也一样早就没有了感觉,只是麻木地拼死夹紧那根不断旋转的阳具,她看不到阳具已经脱出到什幺程度,但可以感觉到那根恶毒的棒子离最终掉下去的已经时间不远了。
  “咳,咳。”终于,又一根肉棒从她的嘴巴里抽出,虽然嘴里已经积蓄了太多无法下咽的腥臭精液,但至少女神官得到了片刻的喘息机会,真的只是片刻。
  “喂喂,神官大小姐,这幺快就不行了,我们还没有全部玩过呢?”此时的尼奥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在法妮斯丰满的乳房上色情地揉了两把,然后慢慢地,用手帖着女神官光滑的肚皮慢慢下移,来到双腿之间。
  “不,不要,咳……。咳,求求你,不要碰那里,会掉出来的。”也顾不得嘴里的精液,女神官急得连大叫。
  “嘿嘿,那里是哪里啊,神官大小姐怎幺知道我想碰哪里?”
  “哪里……………哪里都不要碰,求求你,真的会掉下去的。”
  “真的,也包括嘴巴吗?”男人嘿嘿一笑,“你知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人,你就能完成任务了?”
  “我,我不知道。”法妮斯大林此刻根本无心猜测,她已经满头香汗,已近绝望。
  “还只差一个人哦,真的只有一个人。”尼奥笑着说道。
  “一,一个?”女神官似乎感到了一丝希望。
  “是的,不过神官大小姐好像不希望别人再碰她的,是不是?”
  “是…………。哦,不………不是,不,我的意思是说…………”法妮斯羞红了脸,语无伦次。
  “你的意思是什幺,要说得明白一点哦。”男子还在故意装傻。
  “干我………请,请来干我………快,快一点……。”
  “干你哪里啊,我可不知道。”看着女神官又羞又急,不住颤抖的样子,男子似乎颇为得意,“难道是你这里?”他狞笑着将手指伸向女神官那窄小的菊门,然后伸了进去,色情地扣挖起来。
  “不是,不是那里,不要动那里………啊………。啊………。”突然之间后庭受到侵犯,那种异样的感觉让她害点失去控制,可怜的女神官只得无助地扭动自已那诱人的美臀,以期缓解那种瘙痒感。
  “那神官长大人要我干你哪里啊?”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神官长,如今在自已手指下痛哭流涕的模样,尼奥感到了巨大的满足。
  “干………。请,请干我的嘴巴。”法妮斯闭上眼睛,无助地哭求。
  “为什幺要我干你的嘴巴呢?”
  “因为……。因为我想替大人口交………。”口交这词,女神官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已身体内的那东西马上就要滑出自已体内了,“求求你,快………”
  “仅仅是口交吗,神官小姐是不是还忘记什幺了?”男子并不着急。
  “哦……………”法妮斯感到头晕目炫,“然后,然后………请大人将精液射到我的……。我的嘴巴里来。快…………快点,我真的不行了……。”
  “哦,您可真是个淫荡的女孩啊,你承认吗?”
  “是的……………是的,求求你,我承认,我是个淫荡的婊子,求求你,它真的快掉下来了啊!!!!”法妮斯绝望地哭喊起来。
  “哦,既然法妮斯大人这幺承认了,那小人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啊。”感到满意的男子这才抽出布满爱液的手指,然后笑着走到女孩的面前,拔出自已早就坚硬挺拔的肉棒,朝着女神官那饱受蹂躏的小嘴插了进去,感受着女神官那温暖的舌尖的包裹,一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从龟头传来,这就是法妮斯小姐的口技,那个曾经高高在上,对自已指手画脚的神官大小姐的口技,看着在自已跨下屈从无奈的女孩,尼奥发现自已的阳棒又坚挺了一分。他怒吼着,不断大力冲刺,加速,冲刺,再加速………。女神官早就被他插得失去了方向,只能本能地仰起头,来承受这一次又一次直抵深喉的蹂躏,最后伴随着一声怒吼,尼奥终于将浓精就如破洪之堤一样从肉棒之中倾泄而去,一股脑地全部涌进了女神官的口中。女神官那可怜的小嘴根本容纳不了这幺多的东西,只见她瞳孔开始放大,嘴巴越来越鼓,终于'扑'地一声,大量的精液混夹着唾液从法妮斯的嘴巴里逆倾而出,一下子全喷在了地上。
  “咳,咳………”看着跨下不断吐出白蚀的精液的女神官,征服的快感涌上男子的心头,他满足地将那已经快到滑出来的假阳棒从法妮斯那早就淫水泛滥的蜜穴之中取出,然后扔到地上。
  “恭喜了,神官小姐,你已经通过我们的游戏了。”他神秘地笑了笑。
  “真的?”法妮斯的语气中透着无可置信。
  “当然,所以我现在先让您轻松一下。”尼奥笑着解开女孩腿上的绳子,将那分开已久的大腿终于得以并拢,不过并没有解开系在双手上的绳子,女神官仍然被吊在半空之中,而且木桩还在升高,“休息的时候,有一些东西想让你看一下。”
  “什幺东西?”
  “估且称为警示吧?”男子嘿嘿一笑,“神官大人虽然通过了游戏,但那边的蕾欧娜小姐就没这幺幸运了。”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